西青古今名人(之五)

编辑:凯恩/2018-10-17 13:46

  清光绪十五年(1889),霍元甲22岁。有河南武林高手杜师傅借久仰秘宗拳之名,行比武之实,来小南河拜会霍家高手。先是元甲之兄与之交手,不料败北。元甲挺身而出,几个回合,便把杜打倒在地,腿骨折断。款留数月,为其治疗,伤愈之后,挥泪拜别。自此,霍元甲名声远扬。

  清光绪二十年(1894),霍元甲挑柴上津城去卖,一担足有500斤,行人无不称赞。某日,他刚放下挑担,上来个“混混儿”要地皮钱,嘴里不干不净。霍元甲忍无可忍,二人动起手来,三招两式,那人便嚎叫一声,跌倒在地。众混混儿一拥而上,挥刀舞棍,霍元甲抽出扁担,横扫立劈,只几招,便把那帮混混儿打得抱头鼠窜。此情此景,被“脚行”的冯掌柜看见。说合之后,热情款待霍元甲,并把“脚行”托付给他,借其威维护自己的地盘。霍元甲接任不久,便把那些苛捐杂税免掉。为此,官府以影响包缴税银为由扣押了霍元甲,经多方疏通才得保释。从此,他断然辞掉了脚行。

  20岁时,其武艺日臻成熟,在津名声颇大。但他并不满足,又变卖家财,去南方遍访名师。南游途中,在太谷县拜会了李广亭、宋约斋、车毅斋三位形意大师。在三位大师的指教下功夫大有长进。又到蒲州拜会了戴拜陵的后人,受益非浅。最后到安徽的九华山,拜南派八卦拳宗师应文天为师。应己到暮年,韩苦练4年多,学到八卦绝技。应临终嘱托他要像民族英雄岳飞、戚继光那样,为国民成就一番事业。为此,韩将名金镛改为慕侠。至此。慕侠经九位名师传授,尽得形意、八卦之精髓,将南北八卦熔为一炉,将形意、八卦融为一体,其八卦刀、八卦掌、八卦剑、八卦枪均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成为名震京津的武术名家。

  清光绪二十一年(1895),霍进“怀庆会馆”,担任了会馆的掌柜。并收山东好汉刘振声为弟子,破了霍家拳传内不传外的规矩。清光绪二十三年(1897),结识“大刀王五”王子斌,二人相见如故。第二年,“大刀王五”为救民女遭八国联军杀害并斩首示众。霍元甲潜入北京,深夜盗回首级,为侠士身首合葬。

  1919年“五四”运动中,韩慕侠搞义演,积极支持爱国学生运动。

  安文忠 (1852—1942)字荩臣。杨柳青镇人。其先祖浙江绍兴人。清康熙年间,北迁来杨柳青。其父安瑞章为船工,有四子,长子文忠、次子文义、三子文喜、四子文庆。

  1915年,天津南开学校增设柔术课,校董严范苏和校长张伯苓聘请韩任教。白天上课,晚上授徒。后因武术馆逐渐扩大,事务繁多,辞去任课。但仍有南开学生到武术馆练武,其中主要有周恩来、于文治、梁镜尧、何树新、岳润东、孙竹筠等人。北洋女师学生刘清扬,直隶女师学生乔咏菊、乔咏荷等也来拜师学艺。韩对穷家子弟,不收学费,有一些人还免费吃住。韩慕侠对青年学生寄予厚望,与周恩来、刘清扬结下了深厚友谊。

  1918年秋,号称“世界第一大力士”“震环球”的俄国康泰尔来华设擂比武,国人为之轰动。康已周游欧美46国未遇敌手,身着11枚金牌取道北京回故里,在北京中山公园五色土举行万国赛武大会。他骄傲狂妄,命翻译在舞台上大叫:“世界第一大力士康君,今来京设擂台三天。凡能打一拳踢一脚者,赏50卢布;将他打倒者,奖金牌一枚。”台下凤凰娱乐(fh03.cc)人山人海,无一应者。康致函中华武士会。中华武士会张占魁、李存义接函后怒发冲冠,决定派韩慕侠参赛。韩考虑到事关国体,义不容辞。

  清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霍元甲应友人之邀赴上海会大力士奥皮音。奥皮音吹唬一顿,未敢与霍元甲交手便逃之夭夭。此一壮举轰动上海,民气为之一振。此时,向霍元甲求技者甚多,于是,创立了“中国精武体操会”(后改为“中国精武体育会”),会址在闸北王家宅。

  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),俄国大力士到津,登广告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,并信口雌黄,侮悸中华民族。霍元甲找上门去,当面斥责他的无理。俄国人慑于霍元甲威力,承认了错误,甘愿登报更改。从此霍元甲声震津门。

  八月初九(农历)一早,韩慕侠由张占魁、李存义、程海亭、王亦韩、刘锦卿、王俊臣等人陪同进京,到中山公园事务所签到,然后派王亦韩与康谈比武条件。比武在当日晚8点开始,韩抓住康泰尔体胖、笨拙、反应慢的弱点,甩灵活、快速的八卦拳、形意拳智取。几个回合,韩用苦练多年的绝技“颤掌法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康打倒在地,口吐食物。康连连求饶,让一女士将金牌全部交出,并立下字据。

  清咸丰三年(1853),太平军北伐,继之,有东西捻军兴起,内河航运时断时续有10余年。安瑞章6口之家,生活维艰。因此,文忠幼年失学,17岁即随父上船。为一外地航户拉短纤去白沟,得知保定有一大槽船,满载军用物资,在招募短工,即应招随船去西安。水陆兼程,工钱优厚,两个多月到西安。文忠因离家路远,暂在西安做货郎生意。不久,左宗棠率军平定陕甘。文忠即随大军经营,历时3载,积白银200余两,乃收拾还乡。此时,杨柳青连年发生水旱灾害,百业萧条,文忠便与人合伙贩粮。清同治十二年(1873),赴园村集采购小麦一船,过临清时遇雷雨大风,船粮尽没。文忠慨叹之余,乃赴大西北。

  韩慕侠 (1877年1月—1947年10月)原名韩金镛。王稳庄凤凰娱乐(fh03.cc)乡大泊村人。其祖父韩良模、父韩长恩,都是贫苦农民,仅靠8亩薄地为生。韩生于武术之乡,从小跟外祖父王义顺学拳,以身高力大、拳脚利落闻名于村。18岁时,一次随父去天津东北角卖柴,地痞赵秃子硬要用低价将两担柴买走,其父不依,被赵挥拳打伤。金镛怒不可遏,一阵拳脚把赵秃子打得连滚带爬,抱头鼠窜。在这里韩慕侠遇到了天津八大家之一海张五的镖师周师傅,周镖师让他们到龙亭街三义庙张家宅院去卖。后又把他们推荐给张家当长工,居住在双马桩。周镖师见金镛聪明过人,又有功底,就收他为徒。三年后,周又把他介绍给天津八卦掌名师张占魁和形意拳大师李存义,这两位海内外闻名的大师连手向他传授武艺,韩刻苦练功废寝忘食。

  日本侵略者占领天津后,日军到处搜寻韩慕侠,想让其出来训练日军,韩搬家11次。后来被日军找到,韩自断左手腕断然拒绝。日伪、国民党统治时期,韩与他的学生失去了联系,以摆货摊艰苦度日。1947年10月,孤独病逝。

  清光绪元年(1875),文忠负贩去兰州,见四处贴满布告,内容是大军戡定新疆,号召内地商贾随营殖边,沿途供给官店投宿;在大军集结处划出买卖圈子,经营者可在圈内搭棚设场进行贸易等。文忠首先响应,赶赴营盘进行登记,成为入疆经商首创者。清光绪二年(1876),文忠先后在哈密、奇台、大城子、乌鲁木齐等地摆摊设点,并向当地汉、回农牧民采购大批蔬菜、水果等,供应了玛拉斯战役。这对支援前线,稳定兵士情绪,起了很大作用。当时英、俄商品充斥新疆,致使每年农、牧、矿产品和白银大量外流。有鉴于此,文忠决定设法营销内地商品。清光绪八年(1882),安文忠返至呼和浩特经张家口回到故乡,小住3个月,介绍了新疆远贸情况,把穷困的乡亲引上了艰苦创业的道路。是年七月,在北京置办了100余驼(每驼300斤)运销新疆的百货商品,由呼和浩特转运乌鲁木齐。清光绪九年(1883),俄兵退出伊犁。清政府派金顺将军率兵百营接收了九城边防,重建将军衙署。文忠带兄弟二人进入伊犁,在凤凰彩票(fh03.cc)绥定城设店,挂出“文丰泰京货店”牌子。文忠每年都进京采购千驼商品,供不应求,因之利润倍增。清光绪十六年(1890),家乡大水,颗粒末收。文忠慨然捐资,并筹办半日学堂、蒙养院等。清光绪二十年(1894),伊犁将军长庚召见文忠,交谈甚欢。派安文忠随同去各省官员催购,就地采购土特产品运回伊犁,并委以伊犁银钱局总办兼官茶局税事。从此,文忠名利双收。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),八国联军人侵,京、津沦陷。文忠集资1万余两白银,汇津赈济乡亲。清光绪三十年(1904)3月,兵部尚书长庚奉命到津视察推行新政。文忠进谒谈及新疆铜钱缺少,找零不便,拟代请袁世凯饬属兑换一部周转。经批予一日生产量(约五百万枚)。新疆各族均乐于接受。长庚对文忠更加赞许,保举甘肃花翎同知、候选知府。

  1923年,应张学良之邀出任16军千人武术团团长并兼任东北军武术总教官,所带两个弟子赵云彪、郝俊杰为副教官,从而实现他的用武术训练军队之理想。武术团在杨柳青集训两年,韩用形意枪法训练士兵的刺杀,以破日军的拼刺。后来,又把武术团编成大刀队。张学良易职后,武术团因断绝了军饷而解散。

  1937年,29军38师师长张自忠在天津中山公园训练大刀队时,韩慕侠应聘任教官。“七七”变后,宋哲元所属的大刀队在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  霍元甲(18691910)字俊卿,南河镇小南河村人。祖籍天津静海县。7岁入学,12岁习武。其父霍恩弟是“秘宗拳”六世传人,驰名武林,为客商保镖,暮年教子侄习武。霍元甲幼年体弱,但练功刻苫,寒暑不辍,毅力惊人,技艺压众,其父把“秘宗拳”之精髓传授于他。

  1916年,周恩来开始用业余时间跟韩学武习艺,练功格外认真,深得韩师傅喜爱,对韩师傅想培养一批杨家将、岳家军的想法表示赞赏。韩也深深敬慕周恩来的雄心壮志,常说:“翔宇年少志高,心怀天下,我教他怎样强身,他教我怎样做人。”周恩来与伯父一起生活,生活费用不多,生活清苦,韩经常解囊相助。1917年,周恩来东渡日本,韩曾予以资助。临走前在武术馆前合影,韩特意将周恩来拉到自己身边。日后,周恩来寄一张照片给韩师傅。韩也把周恩来习武时常用的一把宝刀珍藏起来,以作纪念。

  清宣统三年(1911)6月,经清廷批准,在天津河北公园(今中山公园)南头,创立了中华武士会,以实现强国必强兵,强兵必练武之夙愿。因武士会不同意韩用形意拳训练做法,两年后韩离开。1914年在天津河北区宇纬路宝兴里自办了武术馆,义务授徒。

  霍东阁(1895—1956)南河镇小南河村人。自幼酷爱武术。清宣统二年(1910),其父霍元甲被日本人暗害后,同叔叔霍元卿到上海接办精武会,建立了励志团、书报室、图文馆、音乐厅、游艺部等。为了提高技艺,广交南北武林高手,互相交流,把富有经验的武术家分派到各校任教。在其影响下,绍兴、九江、松江、汉口、香港、广州等地先后成立了精武会,会员由70多人发展到10万余人。1919年,精武会在上海庆祝十周年大会,孙中山为该会题赠“尚武精神”匾额,并为《精武本纪》作序。霍东阁应广州海军总司令温德树之聘,在军中任国技教练。1923年6月12日,离国抵达印度尼西亚的爪哇、泗水(苏拉巴亚)城。第二年,建立了泗水精武体育会。1925年12月,在雅加达城建立了“吧城精武总会”,相继在各地建立了精武分会。1926年秋,第一次回国,被北京政府任国操主任。1935年,第二次回国,试图在天津成立精武会,因资金不足未成。1936年,重返南洋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在南洋投入抗日救亡运动,率领会员为抗日义演募捐,曾被日军宪兵队逮捕入狱。1956年4月18日,病逝。

  清宣统二年(1910),日本从国内选十几名高手,来华以研究为名,与霍元甲技击角斗,双方各自选定公证人。竞技开始,先由刘振声出场,次第击败5人。日方首领见状气急败坏,直扑元甲,元甲乘势一推,竟把日本人推跌于台下,折断右臂。后日本人改变态度。以酒筵相待。席间见霍元甲患有呛咳,遂自荐医生为其医治,留住虹口白渡桥秋野医院,服用其药,病情愈发加剧。霍元甲急欲出院,秋野借故不放。经多方周旋,才将霍元甲接出,但毒药已入血液。是年9月14日,病逝。

  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),武清县李瑞东三邀霍元甲过招,定要领教霍元甲拳术。二人格斗只几个回合,霍将李逼退到土炕之侧,李力渐不及自愿认输。于是二人结下了深厚友谊。

  清光绪三十三年(1907),文忠告老返乡。每年仍有银千两源源汇来,多用于举办地方公益事业。办有18个消防会所,独资成立同善社,办施医局施医舍药,立恤嫠会,捐义地,开义渡,修堤坝,整治河道,赈抚灾民等。1919年,投银1万元、土地80亩,在药王庙西院成立安氏私立小学,聘请名师执教。校内有学生300多名,并规定学期考试第一名者,免学杂费、书费,奖给学习用品。因之,学习质量全镇第一。1942年,安文忠在天津寓所病逝。